高级搜索: 今天是: 登录入口

毛小东||揭秘法门寺神秘物件的真实身世

发布日期:2018/9/18 9:55:25    人气点击:91   来源:社省委宣传部

毛小东||揭秘法门寺神秘物件的真实身世


 

      毛小东,男,汉族,西安鄠邑区人,现年38岁,九三学社社员,宝鸡市扶风县政协委员。现为法门寺博物馆文博馆员,从事文博工作13年,先后在保管部、研究陈列部和宣教部工作。其相关学术文章曾发表于《文博》、《中国书法》、《农业考古》、《中国文物报》及《收藏》等国家专业期刊。

 

【编者按】寻找博物馆的新发现,让文物活起来,讲好国宝背后的故事。据新华社消息:陕西学者研究认为,法门寺“小金龟”原是香炉。这一陕西学者的学术文章最先被国家核心期刊《农业考古》和文物权威专业报刊《中国文物报》发表,引起了业内广泛关注。随后,这一颠覆性的学术成果又被国家权威媒体新华网、人民网、光明网、央广网、参考消息网及文汇报、新华日报、广州日报、陕西日报、宝鸡日报等60余家省市县媒体争相转载报道在社会各界产生了轰动效应。研究发现这一重要学术成果的陕西学者便是毛小东。作为一名九三学社社员,在法门寺博物馆从事文博工作,始终把严谨的科学态度和认真钻研学术的精神贯穿于工作之中,不忘初心,坚定理想信念,追寻先贤足迹,传承九三精神,讲好国宝背后的故事,取得了这一重要的学术成果,现将其以飨读者。

 

 

法门寺博物馆收藏陈列展示着1987年在法门寺地宫出土地一件唐代鎏金银龟盒。此物长28.3厘米,宽15厘米,高13厘米,重820.5克。国家一级文物。分体锤击,纹饰鎏金。器物为仿龟形,昂首引颈,鼻部、嘴部中间及两端镂孔。以甲背作盖面,龟身内空,四足有力,内部中空。形象生动,如行似走,富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法门寺学界普遍认为它是一件茶具,并且长期把鎏金银龟盒(复制品)作为茶道表演,得到了公众的极大关注。但是,随着笔者10余年的深入研究,发现它并不是一件茶具那么简单,而其真实的身世乃是一件香炉。

一、多种因素表明鎏金银龟盒不适合作为茶具

1、不完全封闭性的鎏金银龟盒难以作为贮茶器具

关于鎏金银龟盒是否用来当贮藏茶具的,我们可以先从文献的记载考量一下。《茶经·四之器》记载:“纸囊,以剡藤纸白厚者夹缝之。以贮所炙茶,使不泄其香也。”《茶经·五之煮》记载:“既而承热用纸囊贮之,精华之气无所散越,候寒末之。”《茶经·四之器》中关于罗合的详细记载“罗末,以合盖贮之,以则置合中。用巨竹剖而屈之,以纱绢衣之。其合,以竹节为之,或屈杉以漆之,高三寸,盖一寸,底二寸,口径四寸。”宋代赵佶的《大观茶论》记载:“焙毕,即以用久竹漆器中缄藏之。”以上这些文献给我们表明:不论是用纸囊包裹茶,还是用罗合以及竹漆器贮藏茶,共同的特征就是“以贮所炙茶,使不泄其香也”。而鎏金银龟盒的局部细节正好相反,不是全封闭性的。其龟头部的鼻孔、口的正中部位以及口的左右两端为五处镂孔。如果要是作为贮茶器具,存放茶叶末,盖子扣好后,茶的香气就会从龟的头部镂孔地方不断散发损耗甚至流失掉。

有的专家学者认为鎏金银龟盒:“取茶时,既可揭盖(甲)舀取,也可以龟口中倒出,十分方便。”还有的专家学者从理论的角度认为鎏金银龟盒贮热水:“育点茶汤时,热水通过龟胫(颈)鼻口喷出,便于水量的控制。”但是,从利用鎏金银龟盒(复制品)的倒取茶叶末和热水的实验论证结果看:实用操作时,不管是《茶经》上记载的“末之上者,其屑如细米”,还是碾成很细的茶粉末或是在倒茶叶末时,龟盒头部前端的小孔处还会被堵住,只能从龟嘴的两侧出茶末。在做盛热水倒取实验时,热水会从从龟鼻部及口部等五处镂孔同时出水,并且水量大小以及方向不一致。这样以来,不论是倒出的茶末还是热水各有方向就难于操作将其聚拢一处,很不方便,更不符合常理。从这可以说明银龟盒从开始设计多处镂孔的地方,就不是用来倒取茶末和热水的。

2、鎏金银龟盒内底部凸凹不平对取茶叶末极为不方便

从鎏金银龟盒(复制品)的实践上效果看,鎏金银龟盒龟腹中,四足中空凹陷和平坦的龟腹形成了凹凸不平的状况。中间平坦处的茶末直接拿茶则等工具操作方便,但是最为主要的是龟腹边缘以及四足中空凹陷的茶叶末不便操作难于取出。这样,将此物作为贮藏茶末器具,很不利于实际操作。

、鎏金银龟盒符合作为熏香具的条件

    1、鎏金银龟盒的巧妙镂孔和独特空间设计理念是作为熏香具的必要条件

历史遗留的熏香具,虽然造型各异,材质不同,大小各异,但凡是有盖子的熏香具,必有不同程度的出香孔。如:法门寺地宫出土的鎏金卧龟莲花纹五足朵带银香炉,象首金刚五足铜香炉,高圈足银香炉,鎏金带盖莲花银香炉,还有鎏金银香囊等其它出土或传世不同历史时期的香炉。这些封闭式熏香具的盖子和相关部位根据器物的特征都有设计巧妙的镂孔缝隙便于飘散烟香。而鎏金银龟盒头部共有五处被不同大小程度的巧妙镂孔。其两个鼻孔较圆,口部中间位置呈半圆形,但比鼻孔要略小。口部的左右两端被镂孔成带弧度的三角形,开孔的面积相对其它孔要大得多。这几处孔的大小,形状,位置各不相同,根据龟的鼻口生理特征,巧妙镂孔,独具匠心,从而达到熏香用具功能性的出香散气孔。

还有鎏金银龟盒内部独特的构造为燃香提供了一定空间。此物外表为仿造龟形,内部中空,尤其是龟的四足内部中空既省料又显工,同时在原本有限的空间上又扩大了体内空间,给作为熏香具提供了充足的空间进行香品有氧燃烧。之外,龟体呈外鼓型似球体状有利于香烟顺着弧线内壁快速流动出香。所以,鎏金银龟盒镂孔处和一定的空间都为当做熏香具创造了必要条件。

2、鎏金银龟盒内部遗有黄褐色附着物和残留物等痕迹给作为熏香具提供了重要线索

笔者从事文物一线工作,有机会全方面,多角度,近距离接触到鎏金银龟盒,最为重要的在器身内发现了一些被唐人使用过的遗留痕迹。

一是在银龟盒盖内侧靠前及中部有明显的黄褐色附着物,且有不同程度的结痂痕迹。二是在银龟盒嘴部内侧和颈部都遗留黑褐色的痕迹。三是在银龟盒腹腔内遗有分布不均、大小各异的深褐色和黑色斑点等残留混合物。四是鎏金银龟盒在出土时“腹腔内残留有少量黑色(深褐色)粉末渣,与鎏金卧龟莲花纹五足朵带银香炉腹内残留物相同”。 这些不同部位遗留的痕迹都反映出此物在唐代被作为香具燃烧过香品,或极有可能在随葬法门寺地宫供养佛骨真身舍利时被熏香使用  

3、鎏金银龟盒(复制品)的燃香实验可证实此物为熏香具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鎏金银龟盒到底是不是熏香具,除了相关因素的分析推理之外,最为主要的还是要看其燃香实验论证的结果。关于唐代的燃香方式:一是借助炭火焚烧,香品有香丸、香饼、香粉、香膏等。二是唐代中后期出现的无须借助炭火熏烧(直接点燃)的印香和香炷。三是隔火熏香,用炭饼做热源,在炭火上放置隔热材料(云母片、银片、瓷片),使炭火徐徐熏烤香品,减少烟气。

下来,我们通过鎏金银龟盒(复制品)的直接燃香实验进行论证:采用最为普通的塔形檀香,直接点燃 ,然后吹灭明火,再放到龟盒底部自然燃烧,随即产生的热气流会裹挟着香烟向上运动,然后盖上龟盖子,自然而然沿着龟盖子内侧向龟颈部运动,最后从龟头部的镂孔处流出香烟。    

通过以上简单的燃香实验论证,为我们证实了此物可作为熏香具的直接依据,同时还为我们揭示了鎏金银龟盒内部遗留痕迹是通过燃香后怎么形成的。

一是银龟盒底部的残留物应是燃香后遗留的香灰或木炭等混合物痕迹。南朝梁国的吴均《行路难》诗:“金炉香炭变成灰。”正是当时对香炉中香品被香炭燃烧后变成灰状的具体描述。二是银龟盖内侧的黄褐色附着物应该是香品中的油脂被燃香后通过热气流携带到龟盖内侧顶部产生的。从实验的龟盖子内侧也可看出有明显燃香后的黄色痕迹。当然,燃香使用的时间越长,上面的痕迹会由黄色逐渐变成深褐色。三是在银龟盒嘴部内侧和颈部遗留黑褐色的痕迹是燃香后香烟必经之地,必然要留下烟熏之痕。

、关于鎏金银龟盒重新定名的问题    

关于银龟盒的定名问题,法门寺地宫出土地《物账碑》记载:“龟一枚重廿两”;考古定名为:鎏金银龟盒;茶文化专家定名为:鎏金银茶龟盒;馆藏文物鉴定定名为:唐鎏金银龟盒。这些定名能显示出文物的一定信息,但没有反映其真正的实际功能用途。当我们对此物在功能上已经重新认证后就很有必要重新定名来反映其物的本质特点,以供参考。

1、推测古器名:银金花香龟子

据《物账碑》记载:“龟一枚重廿两”。“龟”,是自然界的一种爬行动物,而《物账碑》是对此物的记载太过简略,反应的只有器型的外在特点,而没有切实反映其功能特点。那它的全名如何去理解复原呢?

《物账碑》和法门寺地宫相关器物錾文记载的名称给我们提供了一定依据。如:银金花合、迎真身银金花十二环锡杖、银金花香炉、银金花茶碾子、银金花罗子以及银金花菩萨等器物名称。 这些金银宝器在唐代的记载的共同特点有个“银金花”,表明了“银”为器物质地,“金花”为鎏金花纹的工艺特点。“合,锡杖,香炉,茶碾子,花罗子,菩萨”都是器物的具体名称。还有《夷坚志·卷一·酒驼香龟》载:“徽庙有饮酒玉骆驼,大四寸许,贮酒可溶数开。香龟小如拳,类紫石而莹。每焚香以龟口承之,烟尽入其中,二器因以黄蜡,遇游幸必怀以往。去窒蜡即出酒,龟吐香。禁中旧无之,或传林灵素献也。”  这里“香龟”的记载很有趣,将香烟从龟口注入,用蜡封口,“烟尽入其中”,待用时,除去封闭龟口的涂蜡,香烟即可从龟口溢出。这里的“香龟”也是香具的一种。

再结合《物账碑》记载:“香囊”和《夷山志》记载的“香龟”来看都是用“香”去体现器物的香具特质。所以,叫“香龟”就不难理解了!如果还要体现其器物不大小巧特点,再依据《物账碑》中记载的:“水晶椁子、香宝子、叠子、波罗子、香案子以及钵盂子”等“带子”的器物和宋代苏轼的《舍铜龟子》一文中提及的“铜龟子”作为参考借鉴,故取名为:香龟子。这样,我们推测复原唐代的全称就是:银金花香龟子。

2、重定文物名:唐鎏金银龟香炉

由于对此物有了更深入的全面认识,考古定名:鎏金银龟盒,已经不能体现其物的功能了!盒,底盖相合的盛器。由于此物单从表面构造看,以龟甲做盖子,龟身做盒底,里面还能放东西,所以就把此物简单化的当成了龟型盒。因没有考量龟头部细节的多处镂孔特点,从而忽视了另外一个熏香出烟的实际功能作用。所以,再称作“龟盒”就不合其身份了!此物为熏香具,那就要体现作为香具的定名特点。香炉,由来已久是对所有各式各样燃烧香品器物统称。传世和出土的绝大多数出土的香具,也是按照香炉来定名的,一目了然,通俗易懂。所以,龟香炉,既能反映器物的外在造型,又能直接反应其功能特点。再加上年代,质地及工艺等,就成了:唐鎏金银龟香炉。

、唐鎏金银龟香炉在香具史上应占有一席之地

从目前考古和传世的资料情况看,相似的龟型器物也有所发现。1990年在山西省繁峙县上狼涧村出土了一件唐代伸颈回首鎏金银龟盒。此物高约30厘米,分底、盖两部分,背刻鎏金八卦纹,龟口朝天,有孔。还有,法国私人收藏家收藏的一件龟形银盒。这两件龟型器物体内中空并且头部都有孔,虽然相关资料介绍没有说明其用途,但也很符合熏香具的特点。这些龟型器物属于古代仿生动物香炉的一种类型,还有其它的仿生动物香炉可谓异彩纷呈。至今发现的有山东诸城县西汉木椁墓的铜雁炉,西安晚唐曹氏墓出土的汉白玉狮形香熏,芝加哥美术馆的北宋景德镇窑青白瓷香鸭等香炉,并且还有历代文人的诗词赞美。如,李商隐《促漏》:“ 舞鸾镜匣收残黛,睡鸦香炉换夕熏 ”,和凝《和满子》:“却爱熏香小鸭,羡他长在屏帷”等诗词。

这些香炉虽有狻猊出香之气势,鸿雁之志和香鸭情思的清新可爱,但却和法门寺地宫出土的唐鎏金银龟香炉相比就略逊一筹了。第一,出身高贵乃是唐皇之物。唐僖宗皇帝“新恩赐到金银宝器衣物”于法门寺地宫共计754件,此物在《物账碑》记载:“龟一枚重廿两”,名列唐僖宗金银宝器记录第四位。第二,使命神圣奉为佛前供宝。此物出土的位置位于地宫后室的核心区域,佛骨真身舍利和第一枚影骨舍利就在此后室供养秘藏。第三,四灵之一彰显百甲之长 。《礼记·礼运》曰:“麟、凤、龟、龙,谓之四灵。”和《大戴礼·曾子天圆》曰:“有甲之虫三百六十,而神龟为之长。”在四灵中,龟被奉为“百甲之长”,同时也是现实生活中唯一存在的灵物,还被历代赋予了“长寿、祥瑞、圣贤、王权、权威、财富、荣耀、清廉”等文化象征含义。此物被设计成仿龟形,正是源于唐人对四灵之龟的崇尚。第四,金银塑身可谓弥足珍贵。此物为银质且鎏金,和历史上其他仿生动物香炉的质地,如:铜质、汉白玉及瓷器等相比就更显得雍容华贵和弥足珍贵。

所以,通过以上无论是横向,还是纵向对比,唐鎏金银龟香炉在香具史上应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综上所述,1987年法门寺唐塔地宫出土的鎏金银龟盒历经30年的研究探索,直到最后的实验论证等多重论证方法证实为香具——唐鎏金银龟香炉,可谓来之不易。之所以,当初法门寺学界的专家学者普遍认为是茶具,主要是对此物在其实际功能上没有更全面深入的研究所致。唐鎏金银龟香炉的造型是形象生动和细致直观的,而功能不是酷似一个盒具那么简单,更为重要的是功能却蕴含于器体的细节之中。由于这个“镂孔”的细节和龟形器物的生理特征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让今人误解了它的真正功能意图。从而也彰显出了唐人巧夺天工,匠心独运的工匠精神。真可谓:“金龟千年误作茶盒,吞香吐烟终显身世”。

静观千年法门遗珍,似乎令我们仿佛看到了千年之前,鎏金银龟香炉被唐僖宗御赐法门寺地宫供养佛骨真身舍利燃香时,龟吐仙云,云腾雾绕的“皇帝佛国”胜景又飘然若现。

 

 

通讯地址:陕西省宝鸡市扶风县法门寺博物馆

邮编:722201

电话:13759732615  微信:279843798

邮箱:bihaixuanzhuren@163.com 

陕ICP备08100215号 copyright 2008 www.93sax.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九三学社陕西省委员会 联系电话:029―87277581

技术支持:西安瑞福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